8000万套走逾16亿?东星诉融众案二审开庭-
编辑:admin
字号:A-A+
摘要:东星方面昨日同时要求延期审理,并在庭上提出对争议的东盛股权做出保护,要求诉讼期间不能允许转让。 每经编辑 李卓发自北京 每经记者 李卓 发自北京 昨日 (4月15日),东星集团

东星方面昨日同时要求延期审理,并在庭上提出对争议的东盛股权做出保护,要求诉讼期间不能允许转让。

每经编辑 李卓发自北京

每经记者 李卓 发自北京

昨日 (4月15日),东星集团和兰世立诉融众集团及谢小青股权纠纷案二审在北京最高人民法院开庭。由于该案被指是压垮东星航空的最后一根稻草,引发业界持续关注。

此前,有关原东星集团旗下湖北东盛房地产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东盛)和融众资本投资集团(以下简称融众)之间的财务纠纷,分别传出了8000万与17亿两个完全不同的版本。

提出股权保护/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昨日从东星集团获悉,在昨日持续4个多小时的庭审上,东星主要强调该案是一起以股权转让为名义的,以委托经营和股权质押融资为实质的,复杂的、复合的经济纠纷。围绕争议的关键所在东星集团、兰世立与李军、杨嫚之间签署的东盛《股权转让协议》的谈判过程、前因后果,要求法院重新做出查实,进而要求对原审做出改判。

我们从来都不认可股权转让合同是有效的,股权转让合同只是委托经营的抵押条款而已。兰世立侄女、东星航空总裁助理兰剑敏昨日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强调。庭审结束后,兰剑敏代表东星集团于昨晚8点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

据了解,昨日二审中涉及的关键人物:李军、杨嫚及融众集团法定代表人谢小青,均未出席庭审,截至记者发稿,谢小青手机一直无法接通,融众集团也尚未就此做出官方回应。

东星集团代理律师陈有西在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由于湖北高院代送达的原因,主要当事人并未收到有效传达的法律传票,包括收受8550万的第三人武汉东星国际旅行社、上诉人兰世立等都未接到出庭通知,都未到庭。昨日二审改为质证程序,东星方面昨日同时要求延期审理,并在庭上提出对争议的东盛股权做出保护,要求诉讼期间不能允许转让。

双方纠纷回溯/

据东星方面昨日称,迫于东星航空在金融危机面临的资金压力,2008年7月,东星集团与融众集团约定,东星以旗下价值逾16亿元的东盛房地产公司100%的股权抵押给融众集团,由融众分6次向东星提供3.15亿的借款。

东星集团称,为了获得融资,东星集团与融众集团签订了资产托管协议,约定将东盛委托给融众经营。同时,为使该协议合同在法律上合法化,将实质的借款抵押合同变为股权转让合同(当时股权转让形式做为抵押是民间借贷的常规作法),即按融众集团的要求,将东盛100%的股权全部转到该集团的职员李军和杨嫚名下。

据东星称,融众在支付了8000万后,便以种种理由不再支付。此后,随着东星航空事件的发生,兰世立身陷囹圄。

而在李军、杨嫚一方看来,期间由于已代为东盛公司偿还了债务共计2.295亿元,加之已支付的8550万元,由此无需再支付任何股权转让价款。

2012年5月该案的原审判决也认定《股权转让协议》有效,李军、杨嫚所述的债务抵消也成立、合法有效。其结果就是:东盛公司价值18.37亿的资产(含债权)归李军、杨嫚所有,而其支付的对价仅8550万。

东星认为,融众集团以借款3亿多为名义,欺骗东星集团签订《委托经营合同》及 《股权转让合同》,虽名为委托经营和股权转让实为抵押,既非意思的真实表示,也完全显失公平,属可撤销的、无效的民事行为。

东星同时认为,如果融众集团当时能如数支付3.15亿元借款,东星航空原本或可以避免最终被清盘的命运。融众集团及谢小青也正因此被指8000万骗取超过16亿资产,并最终导致东星航空破产。

而融众集团董事长谢小青则在2011年9月7日,在北京对包括《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内的媒体否认仅支付东星8000万,并 喊冤称作为真正的受让方,其在光谷中心花园项目的总投入总共是17亿元。

谢小青当时表示,对于17亿的数据他将细到每一笔费用和每一笔支出全部提供证据,供有关部门使用。

谢同时指责兰世立利用东盛公司开发的光谷项目套取资金合计8.4亿元。除部分用于工程投入外,高达4亿多元的巨额资金被其卷出东盛公司挪作他用,从而给受让方留下了近300起诉讼案件 (不包括未通过诉讼程序调解处理的大量遗留纠纷)。

据记者了解,在谢小青2011年对外回应之时,该案已经分别在2010年2月9日,与2010年4月8日,经过两次开庭审理,不过,原审判决书最终落款时间却是在2012年5月10日。

东星称一审存在漏洞/

东星集团此次二审代理律师为京衡律师集团董事长兼主任陈有西。

在昨日庭审中,东星一方认为,原审并没有查清李军、杨嫚与融众集团、谢小青的关系,而这层关系对于查明本案事实,确定案件真相,有着巨大的意义。

2011年,谢小青在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内的媒体进行公开回应中曾解释称,李军曾经确实在融众做过高管,但在收购东盛时已经离开,而杨嫚就是一个纯粹投资人,因此李军、杨嫚收购东盛和融众没有任何关系,光谷花园(东盛)和融众也没有任何关系。

不过,东星律师在昨日代理词中陈诉称,《股权转让协议》名义上的受让人是李军、杨嫚,合同是他们签订的,工商局的登记文件中是他们的名字。但与转让方兰世立进行谈判的不是他们,是谢小青;支付转让款的也不是他们,是融众集团及其关联公司;他们也没有办理物理的移交手续,公司财产、印鉴、证照等物质的移交,他们都没有参与。(在委托经营合同项下,有移交;在股权转让项下,没有物理移交)。

同时,据东星提供给记者的材料称,原审所指:《股权转让协议》签订后,李军、杨嫚按照东星、兰世立的指令付款8550万。但是,东星此前并不认识、甚至从未见过李军、杨嫚,联系的都是谢小青或融众集团,因此谈不上指令李军、杨嫚付款,《判决书》中也没有这方面的证据。

至于原审判决李军、杨嫚所述的债务抵消成立、合法有效,从而不需要再支付股权转让款了,东星也认为,该债务抵消证据不足。

东星对此的依据在于,认为该债务的主体和指向,实际上是与履行《委托经营合同》有关支付行为,而原审张冠李戴,把 《委托经营合同》中涉及的款项,认定到《股权转让协议》中来,《判决书》中没有应该如此认定的理由,也没有这方面的证据。

东星强调,在本案争议的《股权转让协议》之前,相关当事人之间,签订过 《借款合同》、《财务监管协议》、《委托经营合同》,原审忽略了对这些前置因素的调查和审查,只片段地、表面地审查 《股权转让协议》。而如果不能了解全部事实,就不能作出全面的、公正的判决。

此外,东星认为,一审自2012年两次开庭至2012年判决,中间拖延的时间太长,不符合法律规定。

鉴于上述几点,东星集团认为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程序不妥,适用法律不当,判决结果不公正,使得兰世立一方损失超过20亿元,谢小青一方获得非法利益超过20亿元。

截至昨日记者发稿,融众集团尚未对此做出官方回应。

兰世立案法律关系图

◎此是本民事诉讼纠纷案的简要法律关系图。

◎不涉及兰世立涉及税收的刑事案件、也不涉及兰世立的相关公司与民航总局中南局的行政诉讼法律关系。

◎复杂的背景和背景公司的法律关系也另外研究。三大案件(民事诉讼、刑事案件、行政诉讼)是互相关联的。

◎本图的资料来源均为公开的媒体报道资料(由东星集团整理提供)。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于2019-04-11 09:05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热门阅读